羅西南迪(紳士)同好。
柯受迷:羅柯+唐柯。天雷唐羅。
歡迎加入柯受QQ群:370257848
歡迎日lof(微笑)【留言價最高


==》黃色越深越好!【喂

© 莫拉提
Powered by LOFTER

幹漢化(只會嵌字)有一段時間了


神奇的是。比起讀者們的喜愛啊、(比如紅心藍手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,我就不說留言了,P站底下留言一隻手也數得完,更何況是熱度早就過去了的LOFTER圈呢?)

比起讀者們的感謝 (應該是說幾乎沒有吧⋯⋯?不過不少是加進柯受群後,互相玩在一塊時,然後才知道沒機會表達這種謝謝的之類感覺吧)


我反而經常收到作者本人的道謝。


恕我直言,有時候覺得在LOFTER搞漢化,是沒有意義的

為甚麼說沒有意義,是基於我個人利益立場來說沒有意義——

我出錢(買本子)、出力(掃圖)、花時間(跟太太在推特玩好感度養成遊戲)、花精力(嵌字)

其實emmmmm...

太太23:41分回我「給你授權了!」


因為是6點問的了,我以為明天才有望

以致於

23:54分才發現太太回覆我了!


那也算了。LOFTER和易網才是最大的罪魁禍首好不??????

我一早就漢化好了,連漢化組LOGO都打好了!就等太太的一份「授權回覆OK通知」

然後就發到LOFTER上(作品連着標註連着授權圖)


結果LOFTER給我足足崩了10分鐘。

害我12點都未搞好發佈。

嗯?你說顯示10月6日11:59分發佈的?

那當然。我本來打算如果太太明天才回覆我,那我明天再幹吧

所以弄了一個定時發佈

因為這麼一個設置,我被定時救了,總算「趕」上了。

唉。...


通宵覆習使我快樂!!


Cell cycle 真有趣(我是認真的)

跟朋友淺談後的一些,有關羅的分析/結論(??)

*大概不嚴肅也不正經


1. 羅曾說過「我死之前所做的一切,都是柯拉先生生前留下的功績!!!」

==》羅把自己完全視為「柯拉松生命/意志」的延續


(鼠繪漢化 769話「海賊貝拉密」)


2. 羅不當冒險家/海軍,而是當海賊:柯拉先生有云「D是神(天龍人)的天敵!」,海軍服務(隸屬)天龍人(ZF),所以是敵人!!

(大概是非常可愛的孩子氣想法)

【柯拉先生永遠是對的 —— by 迷弟羅】


(鼠繪 764話「白色怪物」)

*冒險家大概不能做壞事,資金少、實力比較難擴大。船員的覺悟(冒險家不需要拼命,...

我最最最喜歡的dough!


祝你中秋節快樂!!



即使不在同一片土地,這一天世界角落的月亮也是圓的!


送給親愛的dough——


 @dough 愛你(比心)

emmmmmm 大概是 「 恋人把我的烟藏起来!」(Hidden my cigarettes by Law!)的廢棄部分。。。


Day extra-1

多弗早上打了一通電話過來,毫不理會別人的感受黑進了羅西的電視機,用視頻通話的方式打來

本來被羅壓在身下(沙發上)的羅西

被嚇了老大一跳(之類)

接着被羅拉到卧室了

然後沒有然後了

午飯和晚飯都是在床上渡過的

直到明天6:40之前,羅西都沒下過床

好不容易洗了個澡,就被羅催着載他去上班)


關鍵詞:哥哥


Day extra-2

實在無法忍受的羅西,在兩個剛踏進屋子時,總於爆...

【罗柯】 恋人把我的烟藏起来!

*祝贺!!罗柯第520份粮食!!

*热烈欢迎 @波比 太太陷入柯拉松坑!


标题:Hidden my cigarettes by Law!


Day 1

「咳咳。」


冬日的下午,罗西坐在沙发上,百无聊赖。


大病刚愈的他身体还有点虚弱,时值初冬,即使待在温暖的室内,脖子上却圈着厚厚的围巾。


罗西搓着有点冰凉的双手,拿起空调的遥控,发现已经调至最高的温度后,只好重新放回去,转而抓起小茶几上的电视遥控。


周末的综艺节目换汤不换热,个个看上去一模一样,接连切换了好几个频道的罗西开始感到不耐烦,最后把电视关掉。


罗西重新里紧了厚重的外套,坐了...

風聲很可怕_(´ཀ`」 ∠)_

無法安心做宅女( ;´Д`)

好睏.....但又不想睡。。。

完全不想嵌字校對zzZ
還不寫文
大概是條廢鹹魚(掙扎掙扎


快誇誇我~~~

8月31日!我!

我今天!!剛剛!!!!!嵌好字發佈了!

耶————

happy~~~~~

【唐柯罗】 幼儿园的话剧

*沙雕文一则

**年龄差距大概喂狗了、K1 K2 K3 还是怎么的幼儿园学生都在同一个枚室(???

请不要深究年龄设定 ( ´▽` )ノ

***  不知所云的一篇奇怪文章,欢迎批评 (◐‿◑)


「那就那样定下来了。」


一所私立幼儿园,大概是所贵族全男生的私立幼儿园,大概戴著副触犯了幼儿园校规的墨镜的K3男生,大概拿着一支镀了薄金的粉笔敲打黑板。


戴墨镜的小男孩咧嘴轻笑,锐利的目光透过墨镜扫向座位上每一位同学。尽管无法直视他的眼睛,在场的小孩子却打了个寒颤。


「没有人对角色分配...

1/15